手机版

手机网投 > 赖斯 > 内容

老布什之子尼尔·布什亲历中美关系40年感悟:零

发布作者:手机网投-手机网投平台   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rongyueqixiu.com/laisi/2019/1016/1236.html 
字号:

  中国正在崛起,而言论也随之而来。“中国处处利用美国,以期打倒美国”,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正如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的,事实是,在过去的40多年里,通过日益紧密的商业、教育、外交和文化交流,中美双方实现了互惠互利。全球化,特别是我们与中国的联系促进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,给美国带来了充分的就业机会,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成本更低、质量更好的商品。全球化,特别是与美国的联系也对中国造就庞大的中产阶级、帮助数百万人摆脱贫困大有裨益。我们美中两国的双边关系遇到了路障,但这一关系也打造了一个典型的双赢局面。美中关系的核心问题其实在于:中国到底是美国的朋友还是敌人。 令人沮丧的是,作为一个美国人,我看到政客们把中国当作一个替罪羊。近年来我看到和听到的片面的、的报道均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:美中双边关系使美国受益匪浅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。所以我很高兴看到5位美国领导人起草的,并由近100人签署的一封信。这封信公开表明中国不是美国经济上的敌人,也不会成为美国国家安全上的威胁。 令人沮丧的是,作为一个美国人,我看到政客们把中国当作一个替罪羊。近年来我看到和听到的片面的、的报道均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:美中双边关系使美国受益匪浅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。所以我很高兴看到5位美国领导人起草的,并由近100人签署的一封信。这封信公开表明中国不是美国经济上的敌人,也不会成为美国国家安全上的威胁。 东方网:您的父母亲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。中国人不会忘记他们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。您的父亲是否和您分享过他在中国生活的故事? 我已经访华多次了,并且也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崛起。作为一名热爱自由的美国人,我看到在过去的44年里,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。在人类有史以来的最短时期内,更多的炎黄子孙获得了更多的自由权利,这点令我大为赞叹。自由选择居住地、自由选择结婚对象、自由选择从事的行业、自由出国旅行、自由在世界任何地方寻求最好的教育以享有更高的生活质量…… 尼尔·布什:谢谢。我会尽我所能。我要补充的是,除了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之外,我还领导了一个名为“Points of Light”的基金会,该组织正在发起一场全球运动,倡导各行各业的人们提供志愿服务。我父亲总是呼吁人们尽其所能帮助他人和社区,成为他人生活中的一个发光点。美国是这项全球运动的中心,我们正在进行全球范围的推广。我为我的父亲感到自豪,不仅仅因为他对历史的承诺,也因为他一生致力于弘扬服务精神,呼吁人们理解、信任和帮助他人,他致力于发掘别人的闪光点,挖掘他人的潜力,不论是在外交或是在个人生活中,都是如此。我觉得我很幸运,能有机会将家族的精神遗产传扬下去,希望能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。 7月3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刊登了一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美国国会成员的公开信,标题为《中国不是敌人》(China is not an enemy)。公开信由100名美国学术界、外交政策界、军队以及商业界的资深亚洲及中国问题专家联合签署。 能够作为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主席的身份上台演讲,我深感自豪。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继承了我父亲的精神遗产,也延续了他对中美两国关系亲密化的关切。在中国研究专家方大为及其优秀团队的管理下,基金会正欣欣向荣地运转着。 尼尔·布什:我觉得,我们需要同时完成很多事。我的核心信念是对话和互动,通过各国总统间的互动,员工、专家等不同层面的互动。如果你了解你的对手,或合作方,好事就会发生的。要从别人的角度看待问题,就会有好结果。增强理解和频繁的对话,有助于形成更多信任,而信任会使双方都受益。因此,我一直大力倡导美国和中国就各种问题进行更多更深入的对话,全球范围内都应当如此,不仅仅是美国和中国之间。我父亲经常说,中美双边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。他认为,随着中国的发展,而且中国的确在发展,中美之间需要找到对话的途径。 东方网:您的父母亲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。中国人不会忘记他们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。您的父亲是否和您分享过他在中国生活的故事? 东方网:作为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的主席,您会做些什么?世界面临一系列的复杂问题,那么您会从哪里入手?如果人们能够切实地携手共同解决问题,应从解决哪种问题开始? 事实上,我们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自然的。较为富裕的国家会从较为贫穷的国家那里购买更多的产品。随着中国的发展,它需要能源与农业生产。随着消费者对品牌的需求增加,贸易逆差将会缩减。与此同时,中美两国都能从双边贸易中受益。 尼尔·布什:我没有,我父亲和见过面。他们二位会面的场景十分著名。但从那以后,自实行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的转型令人惊叹,而且变革的脚步还在继续。 在我父亲传奇的一生中,他在制定美国对华政策一事上颇有建树。他经常表示,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。文化、政治以及经济方面的复杂性对于美中关系正常化来说至关重要,而我父亲对此也有着深刻的理解。因此,我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源自我父亲的意见。然而,在过去的44年里,那140余次访华之旅同样也塑造了我的观点。 对于我们的政府,我想建议,让我们用乔治·布什的领导风格解决这些问题。这种风格旨在创造和维持多层次的频繁对话,寻求双方信任,让双方换位思考,并且发掘对方的优点长处。这一风格强调互相尊重,考虑到文化差异并提供了令人鼓舞、令人充满希望的方法。这是一个诚实、直接和有针对性的领导模式。 如果气候变化的部分原因是人为造成的,那么,就让我们一起做出改变。如果气候变化是自然条件引起的,我们是否能改变自然?如何运用最顶级的智慧,来应对气候变化?如果疾病爆发,又该如何运用这些智慧,解决问题?以抗击非洲埃博拉病毒为例,中国在这方面做的很好。美国当然也做了贡献。但如果中美合作,就可以更有效地发挥国际资源和协作的力量。 能够作为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主席的身份上台演讲,我深感自豪。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继承了我父亲的精神遗产,也延续了他对中美两国关系亲密化的关切。在中国研究专家方大为及其优秀团队的管理下,基金会正欣欣向荣地运转着。 尼尔·布什:如果你今天去中国,与1975年相比,一切都会不同。当年,我沿街道骑自行车,在红绿灯路口,我左右两旁差不多有10辆自行车,旁边的人看到我,一个长着大鼻子的老外,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。如今,路上开的是小汽车,并且推广绿色出行,要向电动车的时代迈进。中国的发展令人惊艳。 在上周的一次家庭旅行中,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和我的一个非常精明的女婿开展了一次激烈讨论。当然,我很喜欢这个孩子。 东方网: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是您为纪念父母而设立的。文在寅“因祸得福”摆脱了危机网友:较量才真。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,您所做的令我们振奋。 美国和中国更为密切的商业联系、美国向中国公司开放市场、中国向美国开放市场,将推动未来十年的经济高增长与繁荣,改善两国人民的生活。地球上的和平生活及可持续发展面临着严峻挑战,而我们密切的外交和战略关系将帮助人类加以应对。因此,为了留给后世子孙一个更好的世界,让我们秉持共同合作的意愿,一起前行。 在我父亲传奇的一生中,他在制定美国对华政策一事上颇有建树。他经常表示,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。文化、政治以及经济方面的复杂性对于美中关系正常化来说至关重要,而我父亲对此也有着深刻的理解。因此,我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源自我父亲的意见。然而,在过去的44年里,那140余次访华之旅同样也塑造了我的观点。 如果气候变化的部分原因是人为造成的,那么,就让我们一起做出改变。如果气候变化是自然条件引起的,我们是否能改变自然?如何运用最顶级的智慧,来应对气候变化?如果疾病爆发,又该如何运用这些智慧,解决问题?以抗击非洲埃博拉病毒为例,中国在这方面做的很好。美国当然也做了贡献。但如果中美合作,就可以更有效地发挥国际资源和协作的力量。 尼尔·布什是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·赫伯特·沃克·布什即老布什第三子,也是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创办人及董事会主席。早在1975年他就曾随父亲访华,是中美关系40年的见证者和亲历者。 7月3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刊登了一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美国国会成员的公开信,标题为《中国不是敌人》(China is not an enemy)。公开信由100名美国学术界、外交政策界、军队以及商业界的资深亚洲及中国问题专家联合签署。 科技的发展已经有多年历史。但在中国香港,在美国,依然有很多互联网被滥用的案例,例如,宣传不实新闻、假新闻,或是宣扬分裂主义的新闻。对此,我们有解决的办法,我们可以签订一个全球性的协议,共同清理互联网,遏制虚假新闻、不实新闻的传播。这些新闻将对国家分裂及其人民造成可怕后果,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有:网络安全问题、,甚至有教养的文明人也会牵涉其中。所以,我们必须走到一起,携手努力,解决问题。这点很容易理解。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呢?事实上,中国经济的崛起引起了美方的焦虑。美国人的竞争非常激烈。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强大的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超过6%,于是,我们的好胜心理开始显现。许多人担忧中国的崛起,认为这是一场美国和中国的较量,他们指出了贸易逆差的问题,并暗示中国正一步步走向成功,而我们美国则节节败退。这种要么输要么赢的零和心态是错误且幼稚的。 东方网:您的父母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精神遗产。作为一名当代的领导者,您也在积累自己的精神财富。您曾经提到在中国的目标,希望中国和美国为了两国,为了广泛的社会利益,能够真正统一立场,团结一致。您指的是什么?气候变化或疾病爆发? 我很清楚,中国的体制并非是庞大而僵化的。同样显而易见的是,中国人民渴望享受更好的生活、享受安全的食物、清新的空气、享受完善的医疗保健以及更好的公民教育。 尼尔·布什:如果你今天去中国,与1975年相比,一切都会不同。当年,我沿街道骑自行车,在红绿灯路口,我左右两旁差不多有10辆自行车,旁边的人看到我,一个长着大鼻子的老外,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。如今,路上开的是小汽车,并且推广绿色出行,要向电动车的时代迈进。中国的发展令人惊艳。 尼尔·布什:从1975年至今,我来过中国140多次,对中国有很深的了解。这帮助我树立了我的世界观。很显然,中国有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,中国的“五年计划”,奇迹般地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。随着中国的发展,制度日趋成熟,司法程序越发完善,知识产权受到保护,中产阶级的壮大,一切都在改变。 我相信,中国的治理者心怀美好的初衷。他们有智慧的头脑,受过良好教育,他们赏罚分明,任人唯贤。所以我相信,中国将在良好的治理之下继续前行。 1989年2月25至26日,老布什以美国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了工作访问。这是他1975年以来的第5次访华,也使他成为有史以来“访华最快的美国总统”。 我的女婿以及众多美国人只知道他们听到的内容。那些认为美国与中国应携手合作的人,他们的声音需要被听见。 尼尔·布什:在每个重大问题上,都应如此。众所周知,地球的气候变化无常,气候变化正在发生。但是我很清楚,人类有能力应对重大挑战。气候变化,部分是人为,部分是自然原因。我想说,为什么不把来自中国、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顶尖人才聚集在一起? 1974年,老布什出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。在北京工作期间,他经常与妻子芭芭拉一起骑自行车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,了解中国社会和民情,被称为“骑自行车的大使”。 我的女婿以及众多美国人只知道他们听到的内容。那些认为美国与中国应携手合作的人,他们的声音需要被听见。 我鼓励其他人在这场辩论中保持中立态度。这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父亲所希望的更紧密的美中联系将会促进双方真正合作,共同面对人类与日俱增的挑战。我们必须携手,在应对气候变化、流行性传染病、、太空探索、医疗突破以及技术发展等方面,展开合作,使地球更安全、更和谐。 尼尔·布什:我没有,我父亲和见过面。他们二位会面的场景十分著名。但从那以后,自实行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的转型令人惊叹,而且变革的脚步还在继续。 1989年2月25至26日,老布什以美国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了工作访问。这是他1975年以来的第5次访华,也使他成为有史以来“访华最快的美国总统”。 中国政府的五年计划,让公民的生活质量大大提高。老实说,美国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,中国的进步,对世界产生的积极作用是巨大的。我父亲曾经告诉我,我们必须接受中国,鼓励我们两个伟大国家之间的协调合作,因为,在日益严峻的全球挑战面前,中美两国需要共同努力,找到解决重大问题的办法。 中国政府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,它让中国社会制度逐步成熟,而日渐成熟的社会制度造就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。 1974年,老布什出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。在北京工作期间,他经常与妻子芭芭拉一起骑自行车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,了解中国社会和民情,被称为“骑自行车的大使”。 1975年,我首次抵华。那时,我的父亲被称为“骑自行车的大使”。我还记得,我和兄弟姐妹一家人去动物园看大熊猫或去紫禁城时,发现自己的身后跟着一大批人,他们对西方人十分好奇。 他和许多美国人一样,都认为中国在人权方面存在根本上的缺陷。当时,在酒精作用下,我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。我的女婿从来没有去过中国。他所说的事实和假设是有所缺陷的,它们是基于半真半假甚至是完全虚假的消息而得出的。他的观点反映出当今时代是多么歇斯底里并且挑战重重。这些顽固的执念,充分表明美中关系正处于关键时刻。 我已经访华多次了,并且也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崛起。作为一名热爱自由的美国人,我看到在过去的44年里,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。在人类有史以来的最短时期内,更多的炎黄子孙获得了更多的自由权利,这点令我大为赞叹。自由选择居住地、自由选择结婚对象、自由选择从事的行业、自由出国旅行、自由在世界任何地方寻求最好的教育以享有更高的生活质量…… 尼尔·布什是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·赫伯特·沃克·布什即老布什第三子,也是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创办人及董事会主席。早在1975年他就曾随父亲访华,是中美关系40年的见证者和亲历者。 尼尔·布什在“中美经贸关系:现状与前景”国际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,并在会后接受了东方网和中美聚焦的采访。他回顾了老布什和自己的中国情缘,表示许多美国人担忧中国的崛起,认为这是一场美国和中国的较量,这种要么输要么赢的零和心态是错误且幼稚的。 对于我们的政府,我想建议,让我们用乔治·布什的领导风格解决这些问题。这种风格旨在创造和维持多层次的频繁对话,寻求双方信任,让双方换位思考,并且发掘对方的优点长处。这一风格强调互相尊重,考虑到文化差异并提供了令人鼓舞、令人充满希望的方法。这是一个诚实、直接和有针对性的领导模式。 我很清楚,中国的体制并非是庞大而僵化的。同样显而易见的是,中国人民渴望享受更好的生活、享受安全的食物、清新的空气、享受完善的医疗保健以及更好的公民教育。 尼尔·布什:谢谢。我会尽我所能。我要补充的是,除了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之外,我还领导了一个名为“Points of Light”的基金会,该组织正在发起一场全球运动,倡导各行各业的人们提供志愿服务。我父亲总是呼吁人们尽其所能帮助他人和社区,成为他人生活中的一个发光点。美国是这项全球运动的中心,我们正在进行全球范围的推广。我为我的父亲感到自豪,不仅仅因为他对历史的承诺,也因为他一生致力于弘扬服务精神,呼吁人们理解、信任和帮助他人,他致力于发掘别人的闪光点,挖掘他人的潜力,不论是在外交或是在个人生活中,都是如此。我觉得我很幸运,能有机会将家族的精神遗产传扬下去,希望能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。 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成立于2017年,主要是为了延续乔治·布什在发展美中关系方面的精神。 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成立于2017年,主要是为了延续乔治·布什在发展美中关系方面的精神。 东方网:作为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的主席,您会做些什么?世界面临一系列的复杂问题,那么您会从哪里入手?如果人们能够切实地携手共同解决问题,应从解决哪种问题开始? 东方网:中美两国语言不同,文化不同,治理体系不同,历史不同,文明规则不同。您对中国有深入的了解,来过中国将近150次。您之前提到,您看到了改变。您能详细谈一谈,中国和中国人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 我父亲曾在二战时投身于太平洋战场,70年代中期他曾在中国生活了15个月,担任着我方官员的主要联络人。他曾与中国人、联合国工作人员共事过,先后担任美国副总统和总统,他坚信美中两国间的深厚友谊有着历史根源。他坚信,比起分裂因素,美中两国间拥有更多团结因素。他坚信,今天的美中关系根深蒂固,足以抵御如今台风般的波折。然而,一直到父亲离世前,情绪愈演愈烈,这让他深感不安。 1975年,我首次抵华。那时,我的父亲被称为“骑自行车的大使”。我还记得,我和兄弟姐妹一家人去动物园看大熊猫或去紫禁城时,发现自己的身后跟着一大批人,他们对西方人十分好奇。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呢?事实上,中国经济的崛起引起了美方的焦虑。美国人的竞争非常激烈。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强大的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超过6%,于是,我们的好胜心理开始显现。许多人担忧中国的崛起,认为这是一场美国和中国的较量,他们指出了贸易逆差的问题,并暗示中国正一步步走向成功,而我们美国则节节败退。这种要么输要么赢的零和心态是错误且幼稚的。 科技的发展已经有多年历史。但在中国香港,在美国,依然有很多互联网被滥用的案例,例如,宣传不实新闻、假新闻,或是宣扬分裂主义的新闻。对此,我们有解决的办法,我们可以签订一个全球性的协议,共同清理互联网,遏制虚假新闻、不实新闻的传播。这些新闻将对国家分裂及其人民造成可怕后果,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有:网络安全问题、,甚至有教养的文明人也会牵涉其中。所以,我们必须走到一起,携手努力,解决问题。这点很容易理解。 尼尔·布什:从1975年至今,我来过中国140多次,对中国有很深的了解。这帮助我树立了我的世界观。很显然,中国有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,中国的“五年计划”,奇迹般地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。随着中国的发展,制度日趋成熟,司法程序越发完善,知识产权受到保护,中产阶级的壮大,一切都在改变。 我鼓励其他人在这场辩论中保持中立态度。这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父亲所希望的更紧密的美中联系将会促进双方真正合作,共同面对人类与日俱增的挑战。我们必须携手,在应对气候变化、流行性传染病、、太空探索、医疗突破以及技术发展等方面,展开合作,使地球更安全、更和谐。 东方网:您的父母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精神遗产。作为一名当代的领导者,您也在积累自己的精神财富。您曾经提到在中国的目标,希望中国和美国为了两国,为了广泛的社会利益,能够真正统一立场,团结一致。您指的是什么?气候变化或疾病爆发? 尼尔·布什:1975年我们全家都在中国度过了五周的时光。那一年的7月4日,我们在中国庆祝了美国独立日。1975年到现在,中国已今非昔比。我父亲是唯一一位在中国居住过的美国总统,这对中美关系来说非常重要。他很了解中国,知道与中国人合作的微妙艺术,在中美关系正常化方面,我的父亲是一位极其优秀且有影响力的领导者。我个人认为,我父亲对中美关系的走向发挥了很大作用,而且这种影响对中美双方都大有裨益。 尼尔·布什:我觉得,我们需要同时完成很多事。我的核心信念是对话和互动,通过各国总统间的互动,员工、专家等不同层面的互动。如果你了解你的对手,或合作方,好事就会发生的。要从别人的角度看待问题,就会有好结果。增强理解和频繁的对话,有助于形成更多信任,而信任会使双方都受益。因此,我一直大力倡导美国和中国就各种问题进行更多更深入的对话,全球范围内都应当如此,不仅仅是美国和中国之间。我父亲经常说,中美双边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。他认为,随着中国的发展,而且中国的确在发展,中美之间需要找到对话的途径。 我父亲曾在二战时投身于太平洋战场,70年代中期他曾在中国生活了15个月,担任着我方官员的主要联络人。他曾与中国人、联合国工作人员共事过,先后担任美国副总统和总统,他坚信美中两国间的深厚友谊有着历史根源。他坚信,比起分裂因素,美中两国间拥有更多团结因素。他坚信,今天的美中关系根深蒂固,足以抵御如今台风般的波折。然而,一直到父亲离世前,情绪愈演愈烈,这让他深感不安。 尼尔·布什:1975年我们全家都在中国度过了五周的时光。那一年的7月4日,我们在中国庆祝了美国独立日。1975年到现在,中国已今非昔比。我父亲是唯一一位在中国居住过的美国总统,这对中美关系来说非常重要。他很了解中国,知道与中国人合作的微妙艺术,在中美关系正常化方面,我的父亲是一位极其优秀且有影响力的领导者。我个人认为,我父亲对中美关系的走向发挥了很大作用,而且这种影响对中美双方都大有裨益。 东方网:中美两国语言不同,文化不同,治理体系不同,历史不同,文明规则不同。您对中国有深入的了解,来过中国将近150次。您之前提到,您看到了改变。您能详细谈一谈,中国和中国人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 事实上,我们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自然的。较为富裕的国家会从较为贫穷的国家那里购买更多的产品。随着中国的发展,它需要能源与农业生产。随着消费者对品牌的需求增加,贸易逆差将会缩减。与此同时,中美两国都能从双边贸易中受益。 中国政府的五年计划,让公民的生活质量大大提高。老实说,美国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,中国的进步,对世界产生的积极作用是巨大的。我父亲曾经告诉我,我们必须接受中国,鼓励我们两个伟大国家之间的协调合作,因为,在日益严峻的全球挑战面前,中美两国需要共同努力,找到解决重大问题的办法。 美国和中国更为密切的商业联系、美国向中国公司开放市场、中国向美国开放市场,将推动未来十年的经济高增长与繁荣,改善两国人民的生活。地球上的和平生活及可持续发展面临着严峻挑战,而我们密切的外交和战略关系将帮助人类加以应对。因此,为了留给后世子孙一个更好的世界,让我们秉持共同合作的意愿,一起前行。 中国正在崛起,而言论也随之而来。“中国处处利用美国,以期打倒美国”,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正如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的,事实是,在过去的40多年里,通过日益紧密的商业、教育、外交和文化交流,中美双方实现了互惠互利。全球化,特别是我们与中国的联系促进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,给美国带来了充分的就业机会,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成本更低、质量更好的商品。全球化,特别是与美国的联系也对中国造就庞大的中产阶级、帮助数百万人摆脱贫困大有裨益。我们美中两国的双边关系遇到了路障,但这一关系也打造了一个典型的双赢局面。美中关系的核心问题其实在于:中国到底是美国的朋友还是敌人。 东方网:乔治·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是您为纪念父母而设立的。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,您所做的令我们振奋。 尼尔·布什:在每个重大问题上,都应如此。众所周知,地球的气候变化无常,气候变化正在发生。但是我很清楚,人类有能力应对重大挑战。气候变化,部分是人为,部分是自然原因。我想说,为什么不把来自中国、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顶尖人才聚集在一起? 尼尔·布什在“中美经贸关系:现状与前景”国际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,并在会后接受了东方网和中美聚焦的采访。他回顾了老布什和自己的中国情缘,表示许多美国人担忧中国的崛起,认为这是一场美国和中国的较量,这种要么输要么赢的零和心态是错误且幼稚的。 在上周的一次家庭旅行中,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和我的一个非常精明的女婿开展了一次激烈讨论。当然,我很喜欢这个孩子。 中国政府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,它让中国社会制度逐步成熟,而日渐成熟的社会制度造就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。 他和许多美国人一样,都认为中国在人权方面存在根本上的缺陷。当时,在酒精作用下,我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。我的女婿从来没有去过中国。他所说的事实和假设是有所缺陷的,它们是基于半真半假甚至是完全虚假的消息而得出的。他的观点反映出当今时代是多么歇斯底里并且挑战重重。这些顽固的执念,充分表明美中关系正处于关键时刻。 我相信,中国的治理者心怀美好的初衷。他们有智慧的头脑,受过良好教育,他们赏罚分明,任人唯贤。所以我相信,中国将在良好的治理之下继续前行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卡斯特罗
安倍晋三
布莱尔
安倍晋三